官方微博 设为首页添加收藏
甲公司诉齐某承包合同纠纷一审代理词
数据提供: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 打印 下载

 

             甲公司诉齐某承包合同纠纷一审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和《律师法》的规定,我受本案原告甲公司的委托及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的指派参加本案的诉讼活动,现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本诉部分:

    第一、关于原告要求齐某及其所聘用人员腾出A经营场所的诉讼请求。

这一诉讼请求,因被告齐某违反《责任制承包协议书》的规定,拖欠原告经营承包费用,致合原告不能支付B集团房租费用,而被迫与B集团解除房屋租赁合同,在1114,由B集团将原告租用的A经营场所收回,被告已于当日离开该场所,故要求齐某及其所聘人员腾出A经营场所的诉讼请求事项已消除。

    第二,被告齐某违反原告签订的《责任制承包协议书》的规定,理应支付所欠原告经营承包费用。

    根据原、被告所签《责任制承包协议》第三条第23项的约定,被告因在每月三十日前一次性付清当月承包费20.4万元。但直至原告起诉之日,经原告多次电话和书面催要,被告仅付给甲公司承包费七万四千八百元,按照合同约定每月20.4万元承包费计算,被告从101至原告提起诉讼之日,即1023止,被告应交付原告15万元费用。

    第三,原、被告在签订《责任制承包协议书》后,被告以便于管理为由,从原告处拿走各种经营证照,这点,有被告齐某所出据的收条可以证实,现在,被告违反协议,原告要求与其解除责任制承包,故被告应返还原告的各种全部经营证照。

     反诉部分:

     第一,原、被告所签《责任制承包协议书》合法有效,法律应予保护。齐某反诉合同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

     1、原告甲公司没有隐瞒A经营场地是租用B集团的事实。

    齐某在反诉状中已经承认,其在和甲公司磋商承包时,甲公司已经向齐某介绍了该A经营场地是租用B集团的,这一点,甲公司没有必要也没有可能隐瞒齐某,因为任何人都知道那幢楼就叫B大厦,该楼的产权就是B集团所有。但是甲公司并没有如齐某在反诉状中所诉称的,向其介绍甲公司向B集团租用了二十年的租期。事实上,甲公司在与齐某协商承包时,不仅向其介绍了营业场地是租用B大厦的,而且说明,租期为五年,并且已经和B集团初步达成延长租赁期限的意向。甲公司所提交的与B集团的租房补充协议完全可以证实甲公司所述情况的真实。甲公司租用B集团的经营场地的期限至二00七年十月三十一日,而齐某的承包期限是至二00五年八月二十一日。甲公司完全没有必要隐瞒这一事实。因为齐某所述上诉理由根本不可能影响其承包经营。

     2、甲公司没有刁难齐某用支票支付承包费一事,不存在欺诈行为。

    甲公司是经乙市工商部门审核登记的合法公司,在银行有自己的开户。甲公司为了向齐某催要承包费,电话督促已不计其数,从941021,仅处于催款久通知齐某六次之多,怎么会有拒取齐某主动用支票支付承包费的可能呢?甲公司向法庭提供的六份催款书等证据充分证明不是甲公司拒取齐某交付承包费,而是经甲公司多次催要,被告拒不交付承包费,其反诉甲公司欺诈拒取支票完全是捏造。

    3、《责任制承包协议书》没有违反我国法律规定。

    责任制承包不同于转包。

    责任制承包,是一种经营管理模式和制度,是在坚持企业所有权不变的基础上,按照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原则,以承包经营合同的形式,确定经营者责、权、利关系,使经营者做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经营管理制度,责任制承包的原则就是包死基数、确保上交、超收多留、欠收自补。原告所提交的聘用齐某为经营管理经理的聘任书、20021021的免去和撤销齐某经理职务的《通知》、与齐某所签订的《责任制承包协议书》以及该《协议书》所规定的甲公司负责办理执照、年检、工商税务等,和甲公司派驻负责人郭某的内容说明,该承包使一种内部责任制承包,是一种内部经营管理制度和模式。

    而转包,是指承包后又转承包于他人经营的行为,他人在经营中,是以他人名义进行经营活动。而本案的责任制承包,是一种内部经营管理制度。齐某在经营期间是甲公司所聘用的管理人员,对外还是甲公司,法人代表没有变更,营业执照没有变更,工商、税务仍由甲公司承担。齐某反诉所称甲公司将B集团的房子承包其经营是转包行为,完全是一种在法律上的认识错误,因为甲公司和B集团是房屋租赁关系,而不是承包关系。所以齐某与甲公司所签合同不是转包合同。

    以上三点说明,甲公司与齐某所签《责任制承包协议书》没有我国《合同法》第5条所规定的情形,是合法有效的合同,法律应予保护。

 第二、甲公司不应赔偿齐某反诉的14187.50元的经济损失。

 齐某对此反诉请求提供的证据材料说明14187.50元均是其经营期间的费用支出,按照《协议书》第五条第5610项的规定,这些费用均应由齐某自己承担。

 另外,我补充一点就是原告甲公司所增加的诉讼请求,要求被告齐某承担违约金1.5万元。

 按照《协议书》第七条规定,违约方应承担风险抵押金额5%的违约金,既1.5万元。被告齐某违反协议约定,在规定期限内没有交纳承包费,已构成违约,故应赔偿甲公司1.5万元违约金。

 综上,代理人认为,双方所签<责任制承包协议书》合法有效,齐某因违反协议规定,理应承担违约责任。甲公司要求解除协议的请求应予支持,齐某应依法偿付所欠承包费用,其所拿走的甲公司的各种证照应予归还。其反诉协议无效的理由不能成立。法院应依法驳回。

以上代理意见敬请合议庭采纳。

                            

                            原告代理人:北京市国韬律师事务所

                                        律师:李在珂

                                                 

 

 
关于我们 | 业务领域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民事诉讼网 京ICP备09015944号-3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0637号